法医自述:20年纠正476件错误鉴定,仍如履薄冰_凤凰资讯

原标题:法者|法医刘龙清:20年纠正476件错误鉴定,仍如履薄冰。

原标题:法者|法医刘龙清:20年纠正476件错误鉴定,仍如履薄冰

“法者,治之端也。”这句话出自战国末期思想家荀子,意为法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是实现大治的起点。

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。法治,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。法律的公平、公正与人们的安定、幸福息息相关。依法治国,离不开每一个公民的学法、守法,也需要每一个执法、司法者的维护和坚守。

澎湃新闻( class=”detailpic” style=”margin:0 auto;text-align:center”>

20年来,刘龙清纠正476件错误鉴定结论,避免了冤假错案的发生。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

2018年12月14日,一起故意伤害案件的伤情鉴定送到了刘永清的案头。

刘龙清把送审的三张dr片导入法医临床影像系统,比对多时,刘龙清发现:被害人受伤当天的dr片“骨折线模糊”,显然,这在受伤当天形成难以解释,但他还是没有下结论。驱车来到漳州市医院影像科找到专家,听取意见后,刘龙清才给出结论:鉴定人的骨折应属旧伤,不宜作轻伤认定。

5天后,检察院作出了不批捕的决定。

这是刘龙清法医生涯中的普通一案。一天前,2018年12月18日,他入选了“改革开放40周年政法系统新闻影响力人物”,入选评语中这样评价:“他,是牵头建立文证审查机制的‘当代宋慈’。”

刘龙清是福建省漳州市检察院的一名法医。身材瘦削,面容白晳,鼻梁上架着眼镜,总是未语先笑,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,从外表很难与其职业建立起联系。

儒雅书生的模样背后却是一系列强硬表现——20年前,初出茅庐的刘龙清,否定资深“老专家”的结论,也因此被举报,直至调查组验证其结论;他发现并打击多起ct片伪造事件,推动检察机关对技术性证据的全面审查;20年来,他坚守底线,纠正476件错误鉴定结论,经他复核的鉴定全部被法院采纳,避免了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在别人眼里他早已是资深专家,而刘龙清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坦言,对自己所做的每一起鉴定仍都如履薄冰:“一纸鉴定,往往决定着一个人罪与非罪、轻罪与重罪的定性,牵扯着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未来的走向。我希望对得起活人,对得起死者,更对得起自己。”

初出茅庐挑战权威遭举报

网剧《法医秦明》的热播,让很多人认识了公安法医,而更多人并不知道和了解检察法医。检察法医,是检察院里一支特殊的队伍,他们的战场是解剖室、医学检验室。

刘龙清介绍,除了要像普通法医一样靠细致精湛的专业技术还原伤亡真相外,检察法医还承担着一项特殊任务——审查监督,即对于刑事案件中的伤亡鉴定,他们要进行“再审把关”;对于发生在看守所和监狱内的伤亡事件,他们要介入鉴定。

刘龙清的法医故事还要从20年前谈起。1997年,福建医学院毕业、已是医生的刘龙清通过考试,成为了漳州市检察院的一名法医。

“当法医是一直是我的梦想。”刘龙清说,他最喜欢的一本书《洗冤集录》,这是南宋法医学家宋慈的著作,深深影响着他。

然而,在见习期间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险些断送了刘龙清的法医生涯。

1998年8月,漳州龙海两名同村村民因琐事发生争执,其中一人被推倒在地导致头部受伤,经ct鉴定为轻伤偏重。然而,在刘龙清的再次调查下,疑点开始浮现。

当事双方笔录都显示,两人是面对面互相推搡倒地,伤者只有枕部着地的伤情,怎么会有额骨骨折以及相对应的血肿?

经过反复勘查比对,刘龙清发现伤者的伤情与ct片明显不符,初出茅庐的他作出了判断:“ct片不是伤者本人,而是伪造的!”检察院也根据他的意见撤销了对犯罪嫌疑人的逮捕决定。

决定一出,立即引起轩然大波。原鉴定的资深老法医坚信自己的结论没错,以“乱改鉴定、徇私舞弊”为由,实名向福建省人大、省检察院举报刘龙清。福建省检察院也极为重视,专门成立调查组来到漳州调查核实。

调查组的结论证实,原ct片确系伪造。原来,医院放射科医生收取好处后,将一名轻伤患者的ct片,移花接木到被害人的影像上,之后再送往法医处进行鉴定。

“这起案件让我深刻感悟到,冤假错案往往就隐藏在一个不起眼的细节中,稍有不慎就可能让犯罪者逍遥法外,让无辜者蒙冤。”经此风波后,刘龙清反而更加坚定了法医的路。

发现纠正4起假ct片案,引发全市打假

在基层,伤害类案件很多,而此类案件认定多是“唯结果论”,所以法医鉴定尤为重要。

龙海假ct片被揭穿后,刘龙清就在思考:冒名顶替伪造ct片仅仅是个例么?随后,他利用一个多月时间,从医院地下库中的十几万张ct片开始核查。

结果让人震惊,在那里他陆续发现了华安县的黄某霞串通医生帮助伪造假ct片,南靖县吴某水串通医生帮助伪造假ct片,南靖县的吴某林和平和县的陈某邻分别指使他人冒名顶替伪造假ct片等4起案件。

针对这些情况,刘龙清开始展开调研,并把调研情况反馈给有关部门。漳州市有关领导非常重视,很快,打击伪造伤情专项工作在全市开展。此后十多年,刘龙清在案件审查中再也没有发现伪造ct片的情况。

刘龙清还将调研情况撰写成文章《4例伪造ct片的法医学分析》,被国内多所高等院校作为法医学教材中伪伤、诈伤的典型案例。

假ct片系列案件后,刘龙清向组织提出,检察院作为法律监督机关,应该对刑事案件的法医学鉴定等证据进行全面审查,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。

漳州市检察院的领导也采纳了他的意见,由刘龙清牵头在两级检察院公诉、侦查监督及监所检察部门建立文证审查机制,该做法很快在全省、全国检察机关推广。

1988年,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的《人民检察院法医工作细则(试行)》,全国层面首次提出和明确文证审查。2013年,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新修订的《人民检察院法医工作细则》和《人民检察院文件检验工作细则》,明确将“文证审查”修正为“技术性证据审查”。

然而,刘龙清介入后重新鉴定发现,林某额部存在伤情鉴定造假,真实创口只有2厘米,达不到轻伤的标准。

一个错误的鉴定竟然致使一个人自杀身亡,刘龙清为此夙夜未眠,觉得手中的一刀一笔重若千斤,“一纸鉴定,不仅决定着一个人罪与非罪、轻罪与重罪的定性,牵扯着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未来的走向。鉴定有问题,很多时候不是鉴定人技术水平达不到,而是职业良知出了问题”。

生活在“人情社会”,不可避免要遇到人情世故的影响和抉择。在一起医疗纠纷中,刘龙清介入调查后,发现患者除了病情原因外,医院诊断、处理有误也是导致死亡的原因之一。

作出鉴定意见前,刘龙清面临着抉择:主治医生是自己的师兄兼好友,这样的结论很可能让他丢了饭碗,不会有点太无情?最终,刘龙清还是实事求是给出了鉴定意见,他的师兄也因此被免去了科室主任的职务。

刘龙清还曾为了还当事人公正,否定自己曾经做出的鉴定。2012年11月,漳州一例伤害案件送到刘龙清处审查,他依据送上的材料同意了原鉴定为轻伤的结论。

案件起诉到法院,当事人要求重新鉴定,认为不可能只是轻伤。案子又回到刘龙清手中,研究材料后,发现之前送来审查材料存在遗漏,导致他作出了误判。他立即开展调查,最后重新作出了重伤的鉴定意见。

更改鉴定,意味着要否定自己之前的意见,不少人劝说:“何必去改呢,对你没好处。”“错就是错,不能因为担心推翻自己就不给当事人公正。”刘龙清如是说。

即使从业20年,刘龙清仍每天都给自己敲响警钟:“必须以更加‘如履薄冰’的态度来审查每一起案件,万万不能因为自己的工作疏忽而漏掉细节,导致冤假错案。’”